•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“出卖”你 2019-01-10
  • 奇点金服获一亿元B轮融资 战略合作发布 2019-01-10
  •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-01-07
  • 食疗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1-07
  • 广东11选5套利方法最新 > 穿越小说 > 战狼狂兵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陷阱
        众人一阵沉默,只有浪惊天笑得很是张狂。

        “要不是担心引起武林中人的注意,你以为我愿意用你们这些洋鬼子么?除了一身力气和技巧,毫无可去之处?!?br />
        浪惊天更是不吝打击两人。

        两人勃然大怒,想要反击,可是想起博士的命令,他们又只能强忍下去。

        在他们心目中,博士就是世间唯一的真神。

        博士下达的命令,就算是送死,他们也不会违背。

        一行人在江面上泛舟,眼看距离岸边越来越远。

        这次的行动无疑是成功了。

        一切战术,堪称完美,除了藤田被浪惊天故意牺牲。

        浪潇站在岸上,看着江里的小舟,对赵彦成道:“跟着他们,保持视野就行?!?br />
        赵彦成激动的道:“他们坐船走了,我们必须马上通知水警进行拦截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现在通知已经来不及了,放心,他们跑不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浪潇很自信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同时,他又将耳麦调了一下频道,说道:“欣颜,目标最多十分钟就要到了,注意收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们真的会在这里上岸么?”

        姜欣颜吃惊的道。

        并不是她不相信浪潇。

        今晚行动一开始,浪潇就让她带着一群人埋伏在岸边乱石堆之中。

        浪潇是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经过这里的?

        要是他们选择其他地方上岸呢?

        姜欣颜心中充满了疑惑,万分不解。

        此刻,浪潇终于传来消息,她更是感觉神奇无比。

        浪潇不会是神算子吧!

        队员们也是有些吃惊。

        宋飞云道:“浪潇怎么知道他们会走这条路?按理说,这么秘密的事情,他们不可能告诉任何人?!?br />
        姜欣颜皱眉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感觉有些奇怪而已,我听说浪潇曾经在南爷身边卧底,而南爷,据说是奇异博士在亚洲区的代理人?!?br />
        宋飞云幽幽说道。

        他虽然没有明说在怀疑浪潇,但语气之中,却是让人不由往这方面去想。

        陈建吃惊的道:“浪潇也是特种兵?他不是社会人士么?”

        姜欣颜冷哼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以貌取人,可笑?!?br />
        陈建道:“就算他曾经是特种兵,那又如何?社会是个大染缸,卧底,更是容易被污染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闭嘴,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?”

        姜欣颜喝道。

        陈建诧异的道:“队长,我就事论事而已,你生这么大气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宋飞云道:“我相信浪潇不会做出背叛祖国的事情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姜希宇冷冷一哼,心中非常的不舒服。

        这宋飞云虽然英俊高大,看起来威武不凡。

        但莫名的,姜希宇看他就是有些不爽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当他针对浪潇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没有谁比她更了解浪潇。

        浪潇热爱祖国,为国家立下许多汗马功劳。

        他的付出,默默无闻,无人知晓。

        这样一个英雄,却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姜欣颜感觉很愤怒。

        但这种愤怒,却无处发泄。

        因为浪潇的身份,根本不可能曝光。

        哪怕他已经退役,也只能当一个无名英雄。

        特勤队员们几乎对浪潇没有什么好感,而是集体崇拜宋飞云。

        没有人帮姜欣颜说话,气氛有些尴尬。

        她这个队长,已经成功被孤立。

        宋飞云假惺惺的道:“队长,目前看来,浪潇倒是没有背叛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,我们还需要小心?!?br />
        姜欣颜冷冷道:“事实摆在眼前,没有浪潇,我们连挖心狂魔都抓不住?!?br />
        宋飞云淡淡道:“我们没有否认浪潇的功劳,但也不能不尊重事实?!?br />
        陈建突然叫道:“真的有船靠岸了,这也太神了吧!”

        这不是赞扬,而是怀疑。

        姜欣颜内心相当不舒服,冷声道:“准备行动,敌人非常危险,千万不可大意?!?br />
        陈建等人都是点点头,神情凝重起来。

        虽然他们并不以为然,有宋教官在此,几个匪徒有什么可怕的?

        再说上次抓捕浪惊天,他们可不认为浪潇有什么功劳。

        由始至终,战斗在第一线的,都是宋飞云。

        小船慢慢靠近。

        船上果然走下来几个人。

        “站住,不许动?!?br />
        他们刚走到乱石堆,便听到一阵大喝,十多个武警出现在面前,黑洞洞的枪口齐齐对准了他们。

        四人举起手来。

        陈建得意的道:“什么国际罪犯,不过如此,还不是被我们轻松抓捕?!?br />
        姜欣颜道:“小心点?!?br />
        浪惊天的眼神虽然已经恢复正常,但依然带着一股邪气。

        他没有丝毫的害怕,反倒是耸耸肩,轻松的看着黑衣人道:“我又赢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黑衣人苦笑道:“和你打赌,我就没有赢过,一千万等会转给你?!?br />
        浪惊天哈哈大笑:“没办法,我的运气就是这么好?!?br />
        姜欣颜冷声道:“浪惊天,法网恢恢疏而不漏,你还是难逃法网,不知道你有什么可高兴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浪惊天看着姜欣颜,眼神一亮,却是说出一句让人震惊的话来:“看在我那侄儿的面子上,我就不杀你,你走吧?!?br />
        什么?

        宋飞云眼神凌厉的道:“你胡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浪惊天哈哈大笑,道:“我刚得到消息,浪潇就是我的亲侄儿,你们说惊不惊喜?”

        “就算是又如何,这里不由他做主?!?br />
        宋飞云冷笑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也不想想,他是怎么得到如此绝密的消息的,你们真以为我们会笨得自投罗网?”

        浪惊天笑得很开心。

        众人都是大吃一惊,紧张的注视四周。

        姜欣颜喝道:“大家别听他胡说八道,浪潇是特种队员,不可能背叛我们,这是他的离间之计?!?br />
        宋飞云脸色一变,道:“至少浪惊天说对了一件事,那就是上岸的位置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不正好将他们抓个正着么?”姜欣颜脸色一沉:“上去把他们铐起来?!?br />
        陈建和三名队员拿出手铐便走上前去。

        黑衣人叹息了一声,道:“这是何必呢,既然我们知道你们会在这里埋伏,以为我们没有准备吗?”

        姜欣颜道:“废话少说,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?!?br />
        浪惊天也叹息了一声,面露不屑之色。

        他冷冷道:“这是你们自找的,所谓的zf部门就是这样,没劲?!?br />
        陈建等人已经靠近四人。

        但四人却依然静静站着,并没有什么反抗的举动。

        这种淡然,让几人都有些心头发麻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被浪惊天那邪恶的眼神盯着,更是有一种让人想要转身而逃的冲动。

        宋飞云低声道:“一旦他们有任何异动,不要犹豫,直接开枪?!?br />
        姜欣颜没有说话,只是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她比谁都紧张。

        陈建站在黑衣人面前,一只手向他伸去,另一只拿着手铐准备给他铐上。

        “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?靠我太近,可不是好事?!?br />
        黑衣人幽幽开口,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。

        陈建不由一怔。

        这不是废话吗?

        手铐都拿出来了,难不成还得放了你?

        他冷冷一笑:“请配合工作,不要做任何让人误会的动作,否则,后果自负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呵呵,就算我不动,你要拷住我,也是有很大难度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黑衣人果然没动。

        陈建冷哼一声:“你被捕了,别想故弄玄虚?!?br />
        黑衣人耸耸肩,道:“小伙子,你很让人讨厌你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少废话,手伸出来?!?br />
        陈建的手已经抓住了黑衣人的手臂。

        但是下一刻,他眼中出现的,却是浓浓的惊恐,保持着抓人的姿势,一动不动,像是一具雕塑。

        黑衣人叹息了一声:“我早说过,别靠近我?!?br />
        陈建想说什么,但他发现,自己连嘴巴都张不开。

        除了意识还清醒,他和木偶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他的鼻子才嗅到一丝奇异的芬芳。

        宋飞云眼皮一跳,大惊道:“不要呼吸,有毒?!?br />
        可惜,他喊得晚了一些,所有人都闻到了那淡淡的幽香。

        “现代科技的发展,让我们能更轻松的调配更先进的药物,哪怕再发展一万年,人的身体,依然那么脆弱,不堪一击?!?br />
        黑衣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,轻轻一推,陈建便是栽倒在地,动弹不得。

        姜欣颜感觉浑身酥软,竟然连手枪都拿不起来。

        她难以置信的叫道:“这怎么可能?我们是什么时候中毒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其实,毒素一直存在这里,你们在这里呆了这么久,不知不觉间,已经中毒,香料不过是诱因罢了?!焙谝氯说靡獾牡溃骸拔夷诺氖侄?,岂是尔等垃圾所能了解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宋飞云震惊的道:“你是魔门余孽?”

        黑衣人哈哈大笑:“宋家宋飞云,不错,这个礼物我喜欢?!?br />
        宋飞云怒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说浪潇送给我们的礼物?!焙谝氯顺胺淼目醋潘畏稍?,狞笑道:“或许,我们之间应该好好谈谈,比如说,你们宋家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!?br />
        宋飞云怒吼道:“浪潇,我宋飞云和你势不两立!”

        姜欣颜咬牙道:“浪潇不会这么做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可是他已经这么做了,这是一个陷阱?!?br />
        宋飞云很愤怒。

    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没当浪潇是回事。

        帮助大长老是假,实际上他来c城,另有要事。

        这是武盟五大家族之间的秘密,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。

        但现在,这个秘密却被魔门的人知晓。

        落进魔门的手中,后果简直太恐怖。

        十多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四人慢慢走过来,他们的手指虽然在扳机上,但连眨眼的力量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得庆幸这是在华夏,才能保住一条命?!?br />
        浪惊天来到姜欣颜面前蹲下,笑得很是诡异:“你的血一定很美味,不过,看在你是我侄儿媳妇的份上,我不会动你?!?br />
        姜欣颜死死看着浪惊天,道:“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要陷害浪潇?”

        “不,这是事实,他,真的是我的侄儿?!?br />
        浪惊天笑了,他站起身,一把抓住了宋飞云,冷冷道:“宋家的人,呵呵,是时候算算旧账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浪潇原来真是水系家族的人,哼,水系家族,专出叛徒?!?br />
        啪!

        浪惊天笑嘻嘻的看着宋飞云,却是抽了他一个大嘴巴子。

        “你再说试试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说,水系家族,没有一个是好东西?!?br />
        宋飞云咬牙切齿。

        他心中落进魔门手上,绝对没有善了的可能,趁此机会发泄一下也不错。

        啪啪啪!

        浪惊天又连续抽打。

        他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,但每一巴掌,都打得宋飞云口吐血沫,脸颊肿胀。

        陈建等人看得龇牙咧齿,却是无可奈何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大家对浪潇的痛恨,已经达到了顶点。

        在他们心中,浪潇是叛徒,而宋飞云是英雄。

        眼看英雄受辱,这些热血青年都是义愤填膺,恨不得自己去代替。

        华克罗夫和侯赛因识趣的没有出声。

        他们眼神闪烁,内心也是充满愤怒。

        原来浪惊天之所以这么多,是因为他的侄儿。

        姜欣颜咬牙道:“浪惊天,不管你想施展什么阴谋,都不会成功的,浪潇一定会阻止你?!?br />
        浪惊天没有说话,而是将宋飞云扔给了华克罗夫,道:“带上他,我们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审问?!?br />
        华克罗夫接住宋飞云,就像是扛着一个布娃娃,轻松无比。

        眼看着众人离去,姜欣颜双眼圆睁,浑身都在发抖。

        浪潇和赵彦成虽然跟随着小船,但马路距离江边还有一段距离。

    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    赵彦成大惊失色:“他们怎么集体倒下了?”

        浪潇眼中露出一丝森然:“该死,我们中计了??囱?,他连掩饰一下都不愿意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想到消息的来源,浪潇心中一片冰冷。

        纵然知道宋青山很可能已经变了,但浪潇还是愿意相信他最后一次。

        所以,他才让姜欣颜等人在此埋伏。

        在他想来,就算这是陷阱,但警方这么多人,还持有武器,应该也吃不了亏。

        而且还有宋飞云和自己联手抗敌,胜算还是很大的。

        哪知道对方如此诡异,居然无声无息将十多个人给放倒。

        赵彦成将车停住,两人狂奔而下。

        “一定不能让他们逃走?!彼叟缁?。

        想起死去的小王,他钢牙都要咬碎。

        浪潇咬咬牙,道:“好,拼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老实说,面对四大高手,浪潇根本就没有半点把握。

        两人从马路上正面拦截,简直就是以卵击石。
  •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“出卖”你 2019-01-10
  • 奇点金服获一亿元B轮融资 战略合作发布 2019-01-10
  •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-01-07
  • 食疗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1-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