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“出卖”你 2019-01-10
  • 奇点金服获一亿元B轮融资 战略合作发布 2019-01-10
  •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-01-07
  • 食疗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1-07
  •     次日一早,天还未亮,白彦就起床穿衣,准备出门。

        暮欢灵察觉到背后一凉,空了大片,立刻惊醒,侧身朝他看去。

        “这么早吗?”她口齿不清。

        白彦刚穿好衣服,听到暮欢灵的声音,走回床前,轻吻她的额头。

        “今天我会早些回来,陪你吃晚饭?!?br />
        暮欢灵点点头,从被子里伸出手,抓住他的手指:“说话算数,不要食言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决不食言?!?br />
        之后,暮欢灵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临近中午,她才悠悠醒来。

        白彦临走前吩咐了周妈,不管暮欢灵什么时候起,一日三餐必不可少。周妈知道暮欢灵现在特殊,更是不敢怠慢,准备了好几样吃食,又煎好了药,给暮欢灵端过去。

        简单洗漱之后,暮欢灵随便吃了几口。目光落在那颜色深沉的药汤上,她隐约有些作呕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非得喝吗?”

        周妈面露难色,解释:“老奴也知道药汤的滋味不好,可夫人的身子前段时间有亏,若是不抓紧时间好好调养,那您肚里的孩子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好吧?!蹦夯读槎斯?,眉心一皱,仰头大口大口喝起来。

        喝完一碗,她有一瞬间的恍惚,仿佛魂魄离体般。

        怔了片刻,她回神,五官扭曲地对周妈说:“这也太太太太难喝了!”

        周妈赶紧拿起小盅子,打开盖子递过去:“这是大人准备的糖,您快吃一颗?!?br />
        白彦准备的?暮欢灵忙不迭地捏了一颗往嘴里送。

        酸酸甜甜的味道覆满舌尖,苦涩的药味淡了不少,她一边咬着糖,一边拿过小盅子晃。

        里面花花绿绿的,还有好几十颗糖果。

        “他什么时候准备的呀?”暮欢灵心里一甜,笑问。

        周妈回:“今早上,大人出去之后没多久便拎了药回来。然后还有这些糖。他说夫人怕苦,糖是少不了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暮欢灵更是开心,把小盅子抱入怀中,轻轻抚着。

        周妈见她眼里眉梢尽是喜意,又道:“其实还有件好事儿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    “大人知道您想念圆丫头,所以邀了她下午来做客。您休息一会儿,慢慢吃个午饭,然后再晒晒太阳,她就来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小圆要来吗?”暮欢灵顿时激动不已,“好!我,我去换身衣服,然后慢慢吃午饭!”

        算算时间,她和小圆差不多一年没见了。

        去年这个时候,她才来须臾境不久。

        不知道后面会发生这么多事,更不知道几经波折后她还能享得一丝安宁。

        暮欢灵心不在焉地吃着饭,脑子里全是自己离开时,小圆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那丫头娇小可爱,一年过去,她又嫁人了,倒不知变化了几分。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吃完了饭,她去了后院,找了把花剪,用修花枝来消磨时间。

        只是奇怪,平日里做这件事,天总是很快黑下来。今日她剪了好一堆,再剪就秃了,门口还是没动静。

        暮欢灵握着花剪,再一次回头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少境主!”

        一声熟悉的称呼,将她的失落瞬间赶跑。

        暮欢灵忙放下花剪,几步走前,道:“小圆你来啦!”

        “少境主,您竟然真的,真的还活着!”圆圆说着,眼泪就扑簌簌往外掉。

        暮欢灵愧疚不已,扶着她给她擦眼泪,道:“对不起啊小圆,我很想告诉你我还活着的,只不过情况太特殊了,少一个人知道,我们彼此都更安全些?!?br />
        圆圆点头:“少境主,婢子都理解的!只是,只是当时太难过了,婢子简直不敢相信奶奶跟婢子说的那些话!婢子说,说好端端的一个人,出了门,怎么就没了呢!奶奶也好难过……她说您这样,都是因为她过来传了您。她还说,看到您出去,背影像极了瑾蓉夫人,她知道您委屈,可是她又没资格同境主说这些……”

        暮欢灵见她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,安慰片刻,对周妈道:“去取些茶水来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周妈会意离开。

        剩下她们两个,暮欢灵叹了口气,将圆圆带去石桌边坐了。

        她道:“虽然那日是高姑姑来传我去的,可我一点也不怪她,有些事是命中注定?!鼻承Γ骸案慰?,我现在也挺好的。你看,我如愿以偿地嫁给白彦了,少境主什么的,哪里有他重要?”

        “对,对对!”圆圆立刻点头,“说到这个,婢子也不敢相信,您竟然嫁给了白彦大人……而且,听白彦大人的意思,都已经一年了!少境主,婢子真的很开心,无比开心,比什么都开心!”

        “噗……”暮欢灵笑出声,“丫头,别说我了,你不也是才出嫁吗?我可得好好恭喜你?!蹦霉急负玫男〗鹾?,递给她,“太大的你拿着不方便,所以挑了个小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圆圆接过,小心打开,见里面躺着块精致的玉佩,顿时惶恐,不敢收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太贵重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这是心意?!蹦夯读榘呀鹾型苹厝?,“小圆,我们之间不要计较这么多。你出嫁是件好事,我也把你当亲妹妹看的。若非我不便露面,否则我定要给你好好置办嫁妆?!?br />
        圆圆看看玉佩,又看看暮欢灵,吸吸鼻子,“哇”一声,扑去抱住暮欢灵,哭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少境主,婢子从小就没有爹娘,是被奶奶一手带大的……如果少境主不嫌弃,婢子定然把您视为姐姐,亲姐姐!”

        暮欢灵拍着她的背,轻声道:“说什么嫌弃不嫌弃的,你忘了之前为‘拿下’白彦,我们有多默契吗?经历过那么多,现在反倒生分啦?”又笑:“不哭啦,都嫁人了怎么还哭!就算哭,也得在你丈夫面前哭,让他来哄你,对不对?”

        “嘻……”圆圆破涕为笑。

        暮欢灵唇角微翘。

        她迟疑着要不要将自己有喜的事告诉她,把这份喜悦一起分享。

        话到嘴边,她还是打消了念头。

        再过不久她就要离开漫川,和白彦去蜃奏隐姓埋名,有些话,其实多说无益。

        于是她岔开话题,道:“对了,这一年我都没出去过,你定然知道很多新奇有趣儿的事,同我好好说说吧!
  •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“出卖”你 2019-01-10
  • 奇点金服获一亿元B轮融资 战略合作发布 2019-01-10
  •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-01-07
  • 食疗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1-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