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“出卖”你 2019-01-10
  • 奇点金服获一亿元B轮融资 战略合作发布 2019-01-10
  •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-01-07
  • 食疗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1-07
  • 广东11选5套利方法最新 > 修真小说 > 笑傲大枭雄 > 第223章 长路漫漫任我闯
        脸最肿的是秦伟邦长老,作为朱雀堂长老的副手,他脸上是最挂不住的,赵不悔长老刚死,这帮人就迫不及待的重新站队找靠山。为什么这帮子人视秦伟邦为无物?因为此人与赵不悔其实并不是一条心,也不是东方派系的人,而是中立派系为了制衡赵不悔,硬安插到赵不悔身边的。

        这也是秦伟邦为什么在刚才的整个过程中不插手、不表态,两不相帮的原因。

        院子里喝酒划拳、笑闹声鼎沸,有朱雀堂人手的马屁“助兴”,气氛更加热烈,秦伟邦实在待不住,连忙向林平之告辞,态度不卑不亢。

        林平之起身,对秦伟邦郑重道:“秦长老不必介怀,朱雀堂还要秦长老坐镇,保朱雀堂安定,长老职责重大?!?br />
        秦伟邦才四十来岁,正值壮年,是神教最年轻的一位长老,能力方面没有太多资料可以参考,但能在这样的年纪担任长老一职,想来能力也不会太差。而且任职于这么尴尬的位子,还没有让赵不悔和朱雀堂的人反感,现在又不卑不亢,是个可用之人,所以林平之对此人很看好。

        送走了秦伟邦和朱雀堂的人,院中气氛更加热烈,围观的各路人马也陆续退去,院里的人更是放开了胸怀,拼酒呼喝声四起,有人喝到开心时甚至唱起了歌。

        “想哥哥想得我

        手腕那个软

        拿起个筷子

        我端不起个碗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首小调应该是民间常见的曲子,陪酒姑娘一唱,顿时引得各位汉子齐声高唱,前几句还能听得出来唱的是少女怀春的内容,等这帮如狼似虎的糙汉子一加入,简直像鬼哭狼嚎一般,不光听不出曲调,连歌词都听不明白。

        看大家唱的高兴,林平之也不阻止,硬着头皮听完,大笑道:“都给老子住嘴!一群大老爷们唱些什么娘们唧唧的歌曲?有没有大鼓?拿来!看老子给你们唱一首爷们该唱的歌!”

        众人兴致正高昂,听林平之这么一说,齐声起哄鼓掌,在后院找了一番没找到大鼓,有机灵的人跑出院子,去官府衙门口把击鼓鸣冤的大鼓抱了回来,咚一声放在场中。

        林平之脱了一只袖子,露出一条精壮的手臂,拿起鼓槌“咚咚”一敲,声波蔓延,全场寂静。

        又是“咚咚咚”一阵磅礴的鼓点节奏,一股正气之音弥漫。官府大鼓的音色本就肃然萧杀,林平之打的又是军队战阵中常用的鼓点,还下意识的用上了“七弦无形?!焙汀熬乓跄Чァ笨刂迫饲樾鞯姆?,顿时一种凛然的阳刚之气、和磅礴的浩然正气立刻传遍全城,满城的人都被惊动,以为官府的军队打进来了。

        和着铿锵的战鼓节奏,林平之吐气开声,传出浩然之声:“

        长路漫漫伴你闯

        带一身胆色与热肠

        寻自我觅真情

        停步处视作家乡

        投入命运万劫火

        那得失怎么去量

        驰马闯江湖

        谁为往事再紧张

        江湖中

        英雄汉

        开心唱

        自由唱

        谁是最高最强

        我是谁

        从未理俗世欣不欣赏

        迎入日月万里风

        请清风洗我狂

        来日醉卧逍遥

        宁愿锈蚀我缨枪

        放眼江湖,认真混帐……”

        前世的这首《长路漫漫任我闯》是林平之非常喜欢的歌曲,此曲恢弘大气,洒脱豪迈,以景衬情的方式表现出一种逍遥不羁、自由自在的精神境界。鼓声伴着浩气凛然的歌声,洒脱不羁的江湖气概扑面而来,众人听得满面放光、如痴如醉,歌词中所描写的,正是武林人心态的真实写照、也是武林人最最神往的理想生活。

        这才是江湖好汉该有的风采!

        这才是江湖豪客该唱的歌曲!

        林平之前世就热爱唱歌,今世又苦练琴道音律,唱功当然是卓然不群,后世的通俗唱法一出声就紧紧抓住了听众的耳朵,还带上了“九阴魔攻”和催眠的法门,用“佛门狮子吼”的使声音传的极远,远到囊括了整个平定城,又一点都不刺耳,反而有种触动人心灵的奇妙效果。

        虽不是有意为之,但全城都在听林平之唱歌,不少男人听了这歌,一个个振奋莫名,从床上蹦起来朝歌声的地方跑去。

        唱完一段,林平之又用鼓点打起了间奏,仍然是军阵战鼓的常用节奏型,但是又加入了一些后世架子鼓的节奏,顿时鼓点更加灵动,勾动得人不自觉的跟着鼓点抖腿,现场有不少人激动的站起来跟着节奏狠命的拍着桌子,桌上的盘子、碗筷就遭了殃。

        林平之唱出了第二段:“

        投入命运万劫火

        那得失怎么去量

        驰马闯江湖

        谁为往事再紧张

        江湖中英雄汉

        开心唱

        谁是最高最强

        我是谁

        从未理俗世欣不欣赏

        迎着日月万里风

        笑揖清风洗我狂

        来日醉卧逍遥

        宁愿锈蚀我缨枪

        长路我伴你万里荡

        永远知心守在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咚”一声,两只鼓槌同时落在大鼓上,歌曲也结束在震人心魄的鼓点上,已经有好几个人激动的站到了桌子上,声嘶力竭的跟着唱,歌曲结束在最高潮处,听众意犹未尽,好像正在爽的时候突然没了,兴质被推到最高处时突然把人吊在半空,让人难受欲狂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歌大家从来没听过,而且根本就没听够??!大家不依不饶,全体一致要求林平之再唱一遍,林平之拗不过,又唱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这一遍大家已经陆续跟着唱起来,这首歌的曲调虽然特别,但也并不复杂,歌词也不难,都是些常见语句,一两遍之后大家多少都能跟着唱。

        院外的人又越聚越多,发现并不是倭寇骚扰、官兵杀敌,都放下心来,也跟着这好听的歌曲唱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长路漫漫伴你闯,带一身胆色与热肠。寻自我觅真情,停步处视作家乡……”

        林平之有意把最精彩的副歌部分多唱了几遍,大家唱的酣畅淋漓。

        “江湖中、英雄汉,开心唱、谁是最高最强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迎着日月万里风、请清风洗我狂,来日醉卧逍遥、宁愿锈蚀我缨枪。放眼江湖,认真混帐!”

        大家把副歌的最后一句连续重复了好多遍:“放眼江湖,认真混帐!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大家这才尽兴,放声大笑。

        院外的人也被感染,齐齐鼓掌欢呼。

        林平之豪兴大发道:“院外的朋友们请进!神教风雷堂邀请大家进来,一起开心热闹!”

        “好!”不少人应和着,大步踏入院门,纷纷自报家门,各门各派的好汉都向林平之行礼。一时间风雷堂人气鼎沸,偌大的院子都快容纳不下了。

        下人端出更多酒坛和美食,风雷堂的人热情的把火上烤熟的全羊分给各大小门派的客人,顿时酒肉齐飞,火光熊熊、热闹喧嚣仿佛过年一样。

        林平之端着酒道:“来!日月神教的兄弟们!这碗酒敬诸位客人,感情深,一口闷!”

        “感情深,一口闷!”大家第一次听到这么有趣又贴切的敬酒语,纷纷大笑着向旁边的客人敬酒,不论哪个门派势力、不论天南海北的客人们全都端酒回敬,又向林平之遥遥一敬,大笑着一口喝干,然后高举着空碗放声大笑——痛快!

        林狂花面容潮红,痴痴看着林平之,这才是英雄豪杰!

        一旁的上官云端着大酒碗,满脸潮红,看林平之的眼神都是激动,心情与大家一样激越澎湃,他是神教的资深长老,他看到的更多、想到的更远:不谈背景、武功和身后恐怖的势力,林平之本人就是个值得一生追随的领袖!

        不远处的房顶上坐着一个人,因为夜黑,只能隐约看出来这人穿着暗红的衣袍,手中捧着小酒坛,痴痴的唱着:“我是谁,从未理俗世欣不欣赏……迎着日月万里风,请清风洗我狂……来日醉卧逍遥、宁愿锈蚀我缨枪……”

        喝一大口酒,这人又重复唱道:“我是谁,从未理会俗世欣不欣赏……”声音听不出男女,喃喃说道:“我是谁?从不理会俗世……唱的好、唱的好!”扬天一笑,这一笑完全无声,然后这人影就消失了,比风还轻、比夜还静,就像从没出现过。

        看着美酒如流水般消耗,林平之也不阻止,就让大家尽兴喝、放开喝,哪怕喝醉了也无妨,因为黑木崖上的那位变态阿姨看来是不会来了。

        今晚的布置:高调的亮相、夺了风雷堂分部的权;搬倒、查封了杨莲亭等人、算死了朱雀堂的赵不悔、让锦衣卫虚晃一枪,成功迷惑了日月神教。但这些全都只是顺带的,并不是主要目的。林平之这一番布置的主要目的是尽量把事情闹大,看东方不败会不会来,甚至不惜冒险杀了他的铁杆心腹赵不悔,为的就是看他会不会来!

        林平之慎重估计过,东方不败不理会的可能性占了大头,但林平之不敢掉以轻心,该试还是要试的,东方不败这种人很难拿常理猜测,万一他要是闲得无聊来了呢?

        所以林平之为了迎接东方不败,做了很周密的布置:林狂花在自己身边、石磊和十几个行动组的一流高手在院中、锦衣卫一千多人在院外,而且林平之身后的房间里藏着七个人——“辟邪七子”。

        还有,院子里的这么多箱子和架子车上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,都是准备用来招待东方不败的,有些是林平之故意让杨莲亭和赵不悔儿子劫走,掩人耳目之后查封回来放在院子里准备用在东方不败身上,有些是刚才查封运输的同时,偷偷混到这批赃物当中的。

        只要东方不败敢来,林平之有六成把握拿下他!就算失败,林平之也有脱身的计划。

        可惜东方不败没有来,准备的这么多东西,只有十几支连发劲弩和一架散弹炮用在赵不悔的“血刀战将”身上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个结果林平之并不意外,只是有些失望而已,因为林平之很希望东方不败能来,原因是他总有一天会对上东方不败,所以他不想把决战的场合放到东方不败的主场黑木崖,而是尽量放在其他地方,否则胜算更低。

        只要东方不败能来,就算围杀失败了也无妨,林平之的本意其实并不是一战杀掉东方不败,而是尽量吸引东方不败过来、离开黑木崖,打的是调虎离山的主意,只要东方不败离开黑木崖,山上的人手和布置就会启动,趁虚救走任盈盈。

        因为担心任盈盈的安危,所以林平之不敢调集大军围攻黑木崖,所以林平之不敢轻举妄动,而只要调虎离山勾出东方不败,就能成功救走了任盈盈,林平之就不会再有任何顾忌,直接命令大军压境打上黑木崖。

        说到底,林平之是不愿意、也不敢上黑木崖与东方不败硬碰硬,只要可以选择,林平之绝不愿与这个变态死磕。
  •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“出卖”你 2019-01-10
  • 奇点金服获一亿元B轮融资 战略合作发布 2019-01-10
  • 巴州志愿者一万个粽子送民警 2019-01-07
  • 食疗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1-07